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绿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沉思录卷一》闪耀在私人生活圈的品质

经典研读 致远 217℃ 0评论

1.从我的祖父维勒斯(Verus)我学习了和蔼待人之道,以及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

2.从别人对我父亲的称赞和我自己对他的回忆中①,我学习了谦逊和勇敢。

3.从我的母亲我学习了敬畏上帝,慷慨;不仅是不肯为恶,甚至不起为恶的念头;并且进一步,过朴实的生活,摒绝一切富贵之家的恶习。

4.是我的曾祖送我进了公立学校,给我延请优秀的家庭教师,并且指示我在求学方面不惜斥用巨资。

5.我的教师训导我②:不要在竞车场中参加拥护蓝背心一派或绿背心一派,也不要在比武场中参加拥护那轻盾武士或重盾武士;不要避免劳苦,要减少欲望,凡事要自己动手做,少管别人的闲事,不可听信流言。

6.戴奥格奈特斯(Diognetus)训导我:不要关心琐细的事情;不要听信奇迹贩子与巫师们所说的有关驱鬼符咒的话,以及类似的怪话;不要养鹌鹑,不要对类似的游戏发生兴趣;听了别人的直言不要愠怒,要勤修哲学,先研读Baccheius再诵习Tandasis与Marchinus;从幼时即练习写对话;并且喜欢小木床、羊皮以及其他一切与希腊苦攻哲学有关的事物。

7.由于拉斯蒂克斯(Rusticus),我才注意到我的品格有改进与锻炼的必要;不要误入诡辩的邪途;不要写空疏的文字,不要作老生常谈,不要装作为一个健者或无私的人;要避免修辞、诗歌与绮丽的文辞;不要穿着长袍在屋里踱来踱去,以及类似的荒谬举动;写信不要装腔作势,要写得像他自己从Sinuessa写给我的母亲的那封信的样子;对于那些容易发脾气冒犯人的人们,要随时准备和平相处,并且如果他们有意悔过知返,要半路迎上去;读书要细心,不可粗枝大叶不求甚解;对于每一个鼓舌如簧的人,不可太快地表示同意;最后,由于他,我才得读到埃皮克提图的《回忆录》,这本书是他从私人庋藏中拿出来借给我的。

8.从阿波娄尼阿斯(Apollonius)我学习了自恃自立的精神和坚定不移的决心,任何事都不听从运气;除了理性之外,绝不仰仗任何东西;在急剧的苦痛中,纵然是一个孩子的夭殇③,或是疾病缠身,也永不改变常态;我看出他本身就是一个活的榜样,一个人可以是很威严猛厉,同时也是很柔和,诲人从不知倦;我还看出,他有实际经验,讲起道来从容不迫,但他从不认为这是他的特长;我还学得了如何接受朋友们的恩惠,既不可因此而丧失自尊,亦不可漠然地视为事之当然。

9.从塞克斯特斯(Sextus)④我体会到一个和善的性格,一个家长控制下的家庭;合于自然之道的人生观;严肃而不虚矫;随时小心照顾到朋友们的利益;对于没有知识的人和不讲理的人能够容忍。他善于适应,和他在一起比听受阿谀还令人愉快,同时与他交往接触的人无不对他极度钦仰;对于人生的基本原则之如何发掘、如何安排,他有把握,他有办法。他从不表现出愠怒或其他的情绪,而是完全超出情绪的影响之外,永远是和蔼可亲;对人赞美而不誉扬过分,饱学而不炫弄。

10.从文法家亚历山大(Alexander)⑤我学习了避免挑剔别人的错;别人谈吐中用了粗鄙的字眼,或不合文法,或发音错误,都不要公然指责,要在回答的时候巧妙地正确地使用那个词句,或是作为同意他的意见而重复使用一次那个词句,或是作为共同研究那一件事而不是推敲某一个字,或是采用其他的委婉而不伤人的方法来提醒他。

11.从佛朗图,我注意到一个暴君所惯有的猜忌、狡诈与虚伪;并且一般讲来,我们所谓贵族阶级都缺乏慈爱的天性。

12.从柏拉图主义者亚历山大,我学习到——在不必要时不可常对任何人说,或在信里说:“我太忙了!”也不可以此为借口而逃避我们对人应尽的义务。

13.从卡特勒斯(Catulus)⑥,我学习到——一个朋友若是对你有怨言,纵然是无理取闹,亦不可忽视,要使他回复平素的友谊;提起别人的师长,要怀有衷心的敬意,就像Domitius当年提起Athenodotus时那样;看见别人的孩子时,由衷地喜爱。

14.从我的兄弟塞佛勒斯(Severus),我学习到对家庭的爱,对真理的爱,对公道的爱,并且(多亏了他)得以结识Thrasea,Helvidius,Cato,Dion,Brutue;我从他学习到所谓一个国家,即是根据个人平等与言论自由以制定一套法律,适用于所有的人;所谓君主,其最高理想乃是人民的自由。我从他还学习到对于哲学能坚定不移地加以尊重;随时帮助别人,热心施舍,保持乐观,信任朋友的善意,有人前来请益,他是绝对的坦白直言;他之所好所恶,他的朋友们无需猜测,他说得明明白白。

15.从玛克斯西摩斯(Maximus),我学习到自制和立志坚定;在病中,以及在其他一切情况中,保持愉快的心境;要有一个严肃与和蔼妥为配合的性格;做点什么事情不要口出怨言。他使得人人都相信他是心口如一,他是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出自恶意。他遇事不慌,临事不惧,从容不迫但亦不拖延,从不手足失措,从不沮丧,从不强做笑容,更从不发脾气或是猜疑。他为善不倦,慈悲为怀,诚实无欺;他给人一个印象,他是一个根本不会旁出斜逸的人,也不是一个被强纳入正轨的人;在他面前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被他藐视,甚至会觉得自己比他还强;在适当范围内他和人谈笑风生。

【注释】①:其父死于136年之前。其祖父死于138年,近90岁。②:教师姓名脱落。可能即是下面第10节中之亚历山大AlexanderofCotiaeum。③:M.AnniussVerus在169年夭折,年7岁,长子在147年生后不久即殇。奥勒留处之泰然。④:系普鲁塔克之孙。⑤:AlexanderofCotiaeum享高年,145年在罗马,曾下榻宫中。⑥:一位斯多亚派的苦修者。

16.从我的父亲,我学习到一团和气;主意打定之前仔细考虑,主意打定之后坚决不移,对于一般人所谓的尊荣并不妄求,但爱实事求是的工作;为了公共的利益,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毫不迟疑地给每个人应得的报酬;靠经验,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时候该放松,他压抑了一切的青春的欲望。他待人的精神也是可称道的——从不强邀他的朋友们陪他吃晚饭,也不强邀他们陪他出去旅行,凡因故不能陪他的人,在他归来之后都觉得他并未稍存芥蒂;在会议中他总是殚思竭虑,负责认真;他遇事追根到底,从不以肤浅的印象为满足;与朋友交,既不厌倦亦不狎昵;应付任何事变,均能镇定自持不改平常的风度;他对事有远见,最琐细处亦照顾周到而不故作夸耀。他在位时不准人对他公开赞扬或作任何阿谀;处理国事,忘寝废食;公事支出则力求撙节,因此而蒙受指责亦所甘愿。在宗教上他不迷信,对人他不沽名钓誉,更不媚世取容:是的,他对一切都是冷静而坚定,从无失态之处,亦不喜花样翻新。命运之神赐给他的生活上的享受,他一概接受,既不得意洋洋,亦不觉受之有愧,有的享受的时候尽量享受,视为当然,没的享受的时候亦不觉得遗憾;没有人能訾评他犯有诡辩、戏谑或卖弄学问的毛病,他之为人是成熟的、完善的、不受阿谀的,能自治亦能治人。此外,他对真正的哲学家有高度的敬爱,对冒牌的哲学家亦不加谴责,不过慎防被他们诱入歧途;他不拒人于千里之外,言谈自如而不令人生厌;他合理地注意身体健康,并不是过度地贪生,也不是过分地注重外表,不过是不肯过于忽略身体,所以他很少时候需要乞灵于医药。对于有特殊才能的人,例如擅长雄辩、精通法律伦理等等的人才,他一律推许,毫不嫉妒,并且积极支持他们,使他们能获得其应得的荣誉;他忠于国家的传统体制,但不矫揉造作,令人感觉他是在遵守古法。他不善变,更无举棋不定的毛病,而是专心致志,绝不旁骛;他于剧烈头痛发作之后,立刻照常工作,而且是格外勤奋努力;他事无不可对人言,很少有秘密,亦不常有秘密,偶然保持秘密也只是政治方面的秘密;他对于公共娱乐、公用建筑以及公款的分配,都处理得头头是道,做该做的事而并不顾到虚名。他并不随时沐浴;他不喜欢大兴土木;对于他的饮食、他的服装的质料与颜色,以及他的奴仆是否面貌姣好,他都不大理会;他的长袍是在他的海滨别墅Lorium做的,他的大部分供应是来自Lanuvium。我们知道,在Tusculum税吏向他道歉时他的态度是什么样子,他的日常行径大抵如是。他既不鲁莽亦不骄横,做事从容不迫,永无汗流浃背的狼狈之状;每件事都是一人独处考虑,好整以暇、平心静气、有条不紊,勇敢而坚定。人们评价苏格拉底的话同样地可以适用于他,那便是:有许多事他可以享受亦可以禁绝,但一般普通人则只是贪求而不能禁绝。“享受而不逾度,禁绝而不以为苦”,正是完美的坚强的意志之表现,在玛克斯西摩斯病时他所表现的亦正是如此。

17.感谢上天,给了我好的祖父们①,好的父母、好的姐姐、好的教师、好的伴侣、亲戚、朋友——几乎全都好,我从没有冒犯过他们任何人,虽然我的天性也很乖张,遇到机会也难免于这种过失,但是上天安排得好,我从未遭遇这种考验的机会。由我的祖父的妃子养育我的时间幸而不算太久,我长久地保持了我的青春的节操;在未到适当时间之前未曾试过女色,实际上是向后展延。我幸而有严父督责,使我免于一切的虚骄,教导我住在宫廷里面可以屏除卫士、灿烂的服装、执火炬者、雕像及其他类似的铺张,一个国王也可以屈尊纡贵,降到几乎和普通平民平等的地步,在执行政务的时候,并不至于因此而有失尊严体统。我又幸而有这样的一个弟弟,他的品行足以提醒我随时检点自己,同时他对我的敬爱也使我甚为愉快,我的孩子们也都不愚笨,体格也没有缺陷。在修辞、诗歌及其他各科,我没有较大的成就,如果在这一方面获有长足进展,很可能我会沉溺其中;我很迅速地把我的教师们擢升到他们所希冀的高位,并不曾因为他们年事尚轻便加以推托,徒使他们空怀希望。我又幸而获识阿波娄尼阿斯、拉斯蒂克斯、玛克斯R26;西摩斯。合于自然之道的生活,其真义所在,我常能清晰的领悟;所以讲到神以及他们的福佑、暗助与意响,均不阻碍我立即实行合于自然之道的生活;我如今未能达到这个理想,是由于我自己的错误,也是由于没有听取神的提醒,不,几乎是告诫。我的躯体幸而能维持我的生存如是之久;我从没有接触过Benedicta或Theodotus②,以后有过一次陷入情网,但是我又得到了解脱;我和罗斯蒂斯克常有龃龉,但是我从没有做下什么日后悔恨的事;我的母亲③,虽然死得早,她最后的几年是和我在一起的。凡是有人发生经济困难,或需要其他的帮助,我总是不吝予以援手,从没有一次发觉手边没有钱;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接受别人帮助的需要。我幸而有一个贤妻④,如此的柔顺,如此的亲爱,如此的朴素,我的孩子们也不缺乏良好的教师。靠了梦中的指示我治愈了吐血、头眩的毛病,就像解决了其他的疑难一般;在Caieta也有过这种灵验,“你须要如此做”。我要攻读哲学的时候,我没有落在一个诡辩者的手里,也没有只是坐在书桌旁边变成为一个分析三段论的人,也没有忙着研究自然界现象。上述的这一切,若没有神眷顾或命运亨通,是不可能办到的。作于阿奎肯(Aquincum),时正在与夸地族人争战中。⑤

【注释】①:指MAnniusVerus及P.CalvisiusTullus。②:Benedicta是Hadrian的妃子,Theodotus是Hadrian的宠仆。③:奥勒留的母亲DomitaLucilla乃P.CalvisiusTullus之女,卒于156年,约50岁。当时奥勒留刚35岁。④:Fanstina。⑤:这一行字表示卷一终,不是卷二始。

转载请注明:致远博客 » 《沉思录卷一》闪耀在私人生活圈的品质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