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绿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沉思录卷三》灵魂不能为肉体奴役

经典研读 致远 264℃ 0评论

1.我们不应该只是怀想,生命是一天天地在消逝,来日所余无多;我们也要想一想,假使寿命可以延长,我们的心灵将来是否仍可同样的适宜于了解事实以及对于与人的事物之沉思冥想,恐怕是个疑问吧?因为如果一个人寿至期颐,呼吸的能力、消化、思虑、欲望,以及其他类似的能力,当然他还是有的,但是,一身精力之全部的使用,确切的克尽厥职,详细地分辨感官所接触的一切,清楚地判断结束自己生命的时机是否业已来临,以及其他类似的决定,都是极需要训练良好的思考能力的——这些本领在他身上早已灭绝了。所以我们亟需努力向前,不仅是因为我们时刻在接近死亡,也是因为在死以前,我们的了解力与知觉已经在逐渐消失了。

2.还有一件事我们要注意:在自然运行中有些附带现象其本身是颇为美妙而富诱惑力的。例如:烤面包的时候,面包上有些地方是要裂开的,这些裂缝虽然也可说是破坏了面包师的计划,其本身却并不坏,具有一种奇特的刺激食欲的力量。再例如,无花果烂熟时也会裂开;橄榄将要烂熟坠地时也有一种特殊的美。低垂的谷穗,狮子的凸出的眉头,野猪嘴边滴下的沫子,还有许多别的事物,如果捡出来单独观察,绝不能说是美,可是由于是自然运行所产生的结果,却显得颇为美妙,讨我们的喜欢。同样的,如果一个人有敏锐感觉,深刻的体认宇宙的活动,则任何事物,纵然是间接产生的现象,亦必会令他觉得是可喜的,是整体的一部分。他看野兽张着大嘴,和看画家或雕刻家所表现的,能得到同样多的快感;在老年的男人或女人身上他会看到成熟的境界,在年青人身上他会用纯洁的眼光看到诱人的可爱处。许多类似的事物,不见得能讨每个人的欢喜,但是一个真正熟悉自然及其一切作品的人是必然能彻底欣赏的。

3.希波克拉底治好许多病人之后,自己病倒而死。星相家预言许多人的死,然后他们自己命运把他们带走了。亚历山大、庞贝与恺撒,不知多少次毁掉多少名城,在战场上斩杀过多少骑士与步兵,但是有一天他们也与世长辞了。希拉克利特斯多少次揣想这世界有一天要被火焚毁,结果是自己体内积满了水,浑身沾上牛粪而亡。德谟克利特死于虱;苏格拉底(Socrates)死于另一种害虫。这是什么意思呢?你已经动身外出,你已经扬帆,你已经触到陆地,你就上岸罢;如果开始另一生活,在那里不会是没有神的;如果那是一个无知无觉的境地,你便可不再受苦乐的支配,不再给肉体作奴仆,那肉体是比那奴仆卑贱得多。一个是智慧是神明,另一个是粪土是腐朽的东西。

4.不要浪费你的残生去空想别人的事,除非你能把那些空想联系到共同的目标上去,因为那实在是耽误了你做别的事情。如果你竟空想某某人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说的是什么、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打算的是什么,以及其他类似的事情,凡此皆足以把你卷走,使你不能专心守护你自己的主宰的理性。所以我们应该排除我们思想连锁中之漫无目标的无益的部分,过分好奇与怀有恶意的部分尤宜摒斥,一个人应该习惯于只思索一种事,一旦有人问起“你心里想些什么?”你便能立刻坦白回答“我想的是这个或那个”;你的回答要立刻能表示出你的内心是单纯的、和善的,不失人群一分子的身份,没有一点享乐纵欲的遐想,没有任何争胜、嫉妒、猜疑,或任何羞于自承的念头。实在讲,这样的一个人,力争上游唯恐或浼,可以说是很像一位神的祭司,同时还利用他的内在的神明,使他自己不受享乐的沾污,不受一切苦痛的伤害,一切侮辱加不到他的身上,一切罪恶他都能够抗拒,真乃最崇高的比赛中之斗士,永不被任何情感所制伏,深深地具有正义感,对于任何遭遇以及分配给他的那一份命运,都竭诚地欢迎接受,除了为重大的必要或与公共利益有关之外,很少过问别人的言行与思想。因为只有与他自己有关的事情,他才肯列入他的活动范围之内,他不断地思索着“从整个宇宙之中他所分到的那一部分”,自己的行为方面要努力做好,命运方面的事他确信是善的。因为每个人所分得的那一份命运,乃是与他有生以俱来的,并且是要挟持他以俱去的。他也记得,凡属理性之伦都是他的同类,关怀一切人乃是合于人性的,我们不能听从所有人的意见,但是那些在生活上严格遵守自然之道者的意见是要听从的。至于那些在生活上不守这样规律的人们,他们居家在外的行为如何?夜里如何?白昼如何?在何种罪恶当中翻滚?伴侣是何等样人?关于这一点他也是经常注意的。这些人本身不足取,他们口中发出的赞语,他当然不予理会。

5.凡有所为不要出于违心、自私、轻率、强勉,不要用太好看的装饰打扮你的思想;不要太多话亦不要多管闲事;让你的内心的神明作你的生活的主宰。你是有丈夫气的、成年的、从事政治的,是一个罗马人、是一个统治者,据守岗位就好像是一个随时准备完成的人静候信号便可脱离人生,既无需宣誓,更无需任何人来做保证。摆出一副欢喜的面孔,不需求外来的帮助,亦不需求别人所能给你的宁静。自己站起来,不要别人扶起来。

6.如果你能在人生中找到什么东西能胜过公道、真理、节制、勇敢……简言之,胜过你对于那些帮助你按照理性做事的东西之内心的满足,胜过你对于不容选择的命运分配之内心的满足;如果你能找到比这还好的东西,一经发现,赶快全神贯注地迎上去,尽量地去享受那最好的东西吧!但是,如果没有什么能胜过你的内在的神明,那神明能制伏一切各种欲望,能检讨一切的思考,能如苏格拉底所说不受感官的诱惑,能敬畏神,能博爱众人;如果你发现任何其他事物皆比这个为渺小,皆比这个价值低,千万不要放弃这个转而他求;因为一旦你有所旁骛,误入歧途,你便永久不能再专心一意地侍奉你那固有的好东西。一切的身外之物,诸如众人的赞美、权势、财富、纵乐,若任其与理性和政治利益相抗衡,那是不对的。这一切东西,纵然在短期间好像是颇能令我们适意,会忽然间占得上风把我们掳走。所以,我说,你要简截了当地选择那较好的,并且要坚守不渝。也许有人要说,对我有益的才能算是较好的。那么,你作为一个理性的人,对你有益的你就可以坚持不放;如果你只是作为一个动物,你要大胆地拒绝它,并且毫无骄矜地保持你的判断,只是要注意你的探讨并无错误。

7.任何事,凡是强迫你违背诺言、放弃荣誉,令你怀恨,猜疑,或是诅咒任何人,要你扮演一个伪善者,引诱你追求需要墙壁帷幄来掩蔽的享乐,你都不要认为是于你有益的事。因为,凡是认定自己的智慧及神明为优于一切并从而膜拜之的人,绝不成为悲剧人物,绝不苦痛呻吟,绝不企求幽独,亦绝不希冀尘嚣;他的一生无所追求,亦无所闪避。他的灵魂在躯壳里究竟能停留长一些时间或短一些时间,他毫不介意;因为纵使要他立刻就离开尘世,他也会高高兴兴地就道,就好像做别的事情一般的从容不迫,他一生中只注意到一件事,思想决不背离一个有理性的人和一个良好公民所应有的楷模。

【注释】①:亚历山大AlexandertheGreat是马其顿国王,曾征服东方,约在公元前356至322年间。②:庞贝Pompeius是罗马共和国末期大将,约在公元前106~48年间。③:恺撒(GaiusCaesar)即是JulinsCaesar,罗马独裁者。④: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绰号是“Laughingphilosopher”,他常有的一个念头是:“这些凡人们是何等样的傻瓜啊!”他创立了原子学说。死于虱之说未见其他任文献,据Laetius说他死于衰老,据Lucretius说他是因智力消退而自杀身死。⑤:此处所谓“另一种害虫”显然是指控诉苏格拉底之Anytus与Meletus而言。⑥:古埃及之婉曲语,“触陆地”即死亡之意。

转载请注明:致远博客 » 《沉思录卷三》灵魂不能为肉体奴役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