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绿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沉思录卷五》想要心中宁静,只做必须之事

经典研读 致远 145℃ 0评论

1.吾人内心之主宰,在与自然之道相吻合的时候,对于一切发生之事均能适应;凡是可能的,凡是所遭遇的一切,均能从容不迫地适应之,它并不需要某一种固定的物质。在追求其崇高目标之际,固然要有若干条件的限制,但如遭过任何障碍却能改变其气质——犹如任何东西投入火内,均能被它融化一般。小的火焰可能被它扑灭,但是熊熊的大火便能吸收一切投入之物,焚毁之,结果是火势更盛。

2.不要做没有目标的事,亦不要做不合于生活艺术之完美原则的事。

3.一般人隐居在乡间、在海边、在山上,你也曾最向往这样的生活;但这乃是最为庸俗的事,因为你随时可以退隐到你自己心里去。一个人不能找到一个去处比他自己的灵魂更为清静,尤其是如果他心中自有丘壑,只消凝神一顾,立刻便可获得宁静,所谓宁静亦即是有条不紊之谓。充分地利用这种退隐的方法,使你自己得到新生。你内心的宗旨要简单而切要,拿来应用要立刻能解除烦恼,回转来时对原有的事物不再有何恚意。你对什么怀有恚之意呢?是不是人心太坏?你心里要这样想:理性的动物是为了彼此互助而生的,忍耐便是公道的一部分;做错事都不是本愿的。试想在此以前,多少人于度过仇视、猜疑、嫉恶、甚至拔刀对杀的生活之后,不都是已经死去变成灰尘了吗?请想一想这桩子事,你最后便不复有什么恚了。你是对整个宇宙中你所分占的一份觉得不满吗?要想想宇宙只有两个解释:一个是有神主宰一切,一个是原子的因缘凑合。我们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说明‘宇宙是像一个国家组织一般’。是不是肉体方面的苦恼总是抓住你不放呢?你要这样想:人的心灵一旦收敛起来,并且发现其力量之所在,便与实际生活中的顺利与坎坷全无关系。还要想想:你所听到过的与服膺过的有关快乐与苦痛的种种道理。是不是那个无聊的东西——名誉,使你不能忘怀呢?试看,一切事物多么快的就全被遗忘!过去与未来是什么样的一片空虚!赞美之辞是何等的虚妄!对我们恭维的人是如何的善变与缺乏判断!这一切活动的场所又是如何的狭小偏隘!整个的大地不过是一个点,我们走动的地方更是何等渺小的一个角落!其中能容得多少人?称赞你的人又是何等样的人?所以从今以后,你该退隐到自己那块小天地里去,不要过分紧张、不要急躁,要从容自持,要像一个人,一个有人性的人,一个公民,一个尘世凡人,那样的去面对人生。但是最方便的宗旨当中,有两项你要注意:第一,客观的事物并不能涉及灵魂,只是在外面静止着;烦扰皆由内心而起。第二,眼见的世界瞬息万变,然后趋于消灭;要不断地想念你自己亲见的有多少事物在变。“宇宙即变化,人生即主观。”

4.如果智力是我们所共有的。那么使我们成为理性动物的那个理性也是我们所共有的。如果是这样的,那么告诉我们何者应为、何者不应为的那个理性也是我们所共有的;如果是这样的,那么我们是服从一个共同的法则;如果是这样的,那么我们都是公民;如果是这样的,那么我们都是一个共同组织的分子,如果是这样的,那么宇宙便好像是一个国家——因为由人类全体所组成的机构不是国家是什么呢?并且从这共同的国家我们获得了智识的、理性的,与守法的本能,若不从这里获得,从哪里获得呢?我身体里面的土是从土分割出来的,水是从水来的,风是从风来的,火是从火来的;任何事物不能无中生有,犹之任何事物亦不能归于乌有,所以智力亦无疑地是其来有自。

5.死,和生一样,是自然的一项秘密,几种元素的组合,又离析成为那几种元素,绝不是什么可羞耻的事,完全合于理性动物的本质,与人生的法则亦无任何抵触。

6.这样的人,便无可避免地会做出这样的事。如果你希望其不如此,那便等于是希望无花果树没有辛辣的汁浆。在任何情形之下都要常常记住,在很短的期间之内你和他是都要死的,再过不久你们的名姓也不会长留在世间。

7.铲除“我是受了伤害”的观念,受伤害的感觉立刻就消灭了,铲除那感觉,伤害立刻也就消灭了。

8.凡不能使得一个人本身变得比以前坏的,必不能使得他的生活变得比以前坏,亦必不能从外面或从内面伤害到它。

9.凡属于对公众有益之事物,都含有一种本质,迫使它不得不如此做。

10.要注意,一切遭遇都是适当而公正的。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此言不谬;它不仅是按照顺序,如根茎花果一样,而且是含有公道,好像是冥冥之中有所施给,都是按照各人应得之分。你既已开始,那么就要密切注意下去,无论做什么事,要像一个真正的好人所应该做的那样去做;在每一活动范围之内,要保持这个原则。

11.你怀有的见解,不可像是害你的人所怀有的一般,亦不可像是他所希冀你所怀有的那样。观察事物要根据事物本身之实在状况。

12.你随时要有两种准备:一个是随时准备只是遵照那统摄一切的理性之吩咐,去做于人类有益之事;另一个是,准备随时改变你的主张,如果有人纠正你使你免于虚妄。不过此种改变必须以其确属正当或对公众有益为基础,并须以此为唯一之基础,不可仅凭一时高兴或出于沽名钓誉的动机。

13.你有理性吗?我有。那么为什么不用它呢?因为一旦理性发挥它的力量,你还能更需要什么别的东西?

14.你是宇宙整体的一部分,你从何处来,便将消失到何处去,也可以说你将经过一番变化,而回复到那造物者的理性里去。

15.许多香灰屑纷纷落在这同一的圣坛上,有的落得早些,有的晚些,但是没有什么分别。

16.那些把你当做野兽或猿猴看待的人;不消10天的工夫,就会奉你如神明——如果你回过头来遵守你的信条并且崇敬你的理性。

17.莫以为你还有一万年可活,你的命在须臾了;趁你还在活着,还来得及,要好好做人。

18.一个人不管别人的言行思想是否正确,只管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那么这个人的生涯将是何等丰富!老实讲,一个好人是不要窥察别人内心的黑暗,而是“目不斜视地直赴目标”。

19.为身后美名而动心的人,实在是没有思想,每一个记得他的人,以及他本人,很快就要死去,他们的后人亦将很快继他们而死去,直到最后关于此人之整个的怀忆完全消失;虽然连环传递之际亦曾闪闪发亮,但终归要熄灭的。假使怀忆与怀忆者都是长生不死的,对你又有何益?对于死者,我无需说,赞美是无关痛痒的,对于活着的人可又有什么用处?除非真是把它当做达到某种目的之一个手段?因为你在现今拒绝使用上天的秉赋,而斤斤计较将来别人对你的议论,那是不合实际的。

20.一切事物如果有其自己的任何美妙处,其本身便是美的,无需旁求,赞美并算不得是其中的一部分;受赞美并不能使它变得更好或更坏。这个道理适用于大家所谓美的事物,例如物质的东西或艺术品。那么,真正的美还会需要赞美吗?不,除了规律、真理、慈爱、谦逊之外什么都不需要。而这几项,有那一项是由于赞美而才成为美的,或由于贬抑而丧失了美?什么!一块翡翠会因为无人赞美而失去它价值吗?真金、象牙、紫袍、竖琴、短剑、小花、矮树会因为无人赞美而失去价值吗?

21.如果躯体死后而灵魂不灭,无数年后大气中如何能容得下那么多的灵魂?天长日久,土地里又如何能埋得下那么多的躯体?就像躯体于相当期间腐化之后腾出空间给别的死尸一样,灵魂飞入空中经过相当期间之后也要发生变化、解体,变为火,回到整个的宇宙之创造的理性里去,让出地位给后来的人居住。这是我们对灵魂于躯体死后不灭的假设所能提出的答案。但是我们不能仅仅考虑到经常埋葬的那么多的尸体,我们还要考虑到我们自己所吃掉的及别的动物所吞噬的生物。这消耗的数目是多么的大,而且可以说是埋葬在食者的躯体之内了!但是它们都不愁没有空间,因为它们变成了血,然后又变成了气,变成了火。这件事可显示了什么寻求真理的方法呢?那便是“物质的”与“形相的”之析离。

22.不要随波逐流。每一举措,须要合乎公道;每一印象,须要求其正确。

23.宇宙啊,凡是与你合谐的,亦即与我和谐!凡是在时间上适合你的,对于我就不是太早,也不是太晚!自然啊,你各个季节所带来的,都是给我享用的果实!凡是由你那里来的,在你那里生存的,都会回到你那里去。有人说过:“可爱的Cecrops的城市!”①你为什么不说“啊,可爱的Zeus城市”呢?

24.哲学家说过:“如果你想要心中宁静,少做事②。”但是只做必须之事,只做宇宙一分子的理性所要求的事,只按照它所要求的去做,这不是一个更好的格言吗?因为这将不仅因做很少的事而获致心中的宁静,而且还可以因为做得适宜而获致心中的宁静。我们的言与行,什么都是不必需的,如果一个人知所节制,当然可得较多的闲暇、较少的烦恼。所以遇有机会不要忘记问你自己:“是不是不必需的事情之一?”但是我们不仅要减少动作,不必需的思想也要删灭——因为减少妄念,不必需的动作也就无从而生。

25.努力过一个好人的生活,对于宇宙整体划分出来给他的那一份要欣然接受。对于自己的行为是否正当?自己的存心是否忠厚?而感觉满意?看看是否已经做到。

26.你已经考虑过那一面了?现在看看这一面!不要自寻烦恼,要努力做到简朴。有一个做错事了吗?那只是害了他自己。你遭遇到什么事了吗?那很好。每一桩子遭遇都是自始为你编排的,那是整个宇宙中分给你的一份。总而言之,人生是短暂的;要以正确的理性及公道来享受这现在。在松弛的时候不可放纵。

27.宇宙间之万物的安排,可以说是有良好的秩序,也可说是杂乱一团,但不是没有计划的。如果宇宙没有秩序,你的内心能有秩序吗?况且万物虽然分散但仍是互相关联,你能说宇宙没有秩序吗?

28.一个凶恶的性格,一个懦弱的性格,一个顽硬的性格,无人性的、兽性的、稚气的、愚蠢的、虚假的、谄媚的、贪婪的、残暴的!③

29.如果一个人对宇宙里面的事物一无所知,他便是个宇宙以外的人,那么对于宇宙里面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人,也同样的可以说是个宇宙以外的人。自居于宇宙之法以外的人,便是个流囚;不能用慧眼观察的人,便是个瞎子;依靠别人而不能从自身取得自己生活所需要者,便是个乞丐,只因不满于现实而即自绝于‘宇宙的共同的理性’,便是宇宙的赘瘤——因为是同一个宇宙产生了现实也产生了你;把自己的灵魂从那浑然一体的理性动物的灵魂中割裂出来,他便是那整体的一个残肢。

30.有一位哲学家没有一件衫,又有一位没有一本书,又有一位是半裸的,他说:“我没东西吃要饿死了,但是我紧紧地抓住理性。”我也是如此:我从我的学问里得不到什么,但是我要紧紧地抓住它。31.珍视你所学习的技艺,无论其为如何的低微,并且要安心乐业于其中;要像是一个全心信赖神,既不骄纵凌人亦不甘为奴仆的人那样打发你的余生。

【注释】①:Cecrops是传说中的第一个雅典国王。CityofCecrops即雅典城。②:说这句话的哲学家是德谟克利特。③:此节用诅咒语气,颇不合奥勒留自己平素主张,其心目中想系指一恣肆反常之人如尼禄之类。

转载请注明:致远博客 » 《沉思录卷五》想要心中宁静,只做必须之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