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绿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沉思录卷八》灵魂先于肉体屈服是可耻的

经典研读 致远 185℃ 0评论

1.宇宙的本质是驯良而柔和的;控制宇宙的理性是无意为恶的。因为它没有恶,不为恶,也没有任何事物受它的害。而且一切事物都被育化而生,并且按照它的指导而达成它们的任务。

2.要同样的尽你的责任,勿论你是冻得发抖或是温暖,沉沉欲睡或是睡眠已足,被人毁谤或是赞美,正在要死或是做其他的事。因为要死也是人生中的一件事。所以做这一件事的时候也要把当前的工作做好。

3.向里面看,不要忽略任何一件东西的特质或价值。

4.一切客观的事物不久即将变化,或是升华而成为宇宙本质,如其真是那种本质;或是就是飞散了。

5.那控制一切的“理性”,知道它自己的意向、它的作为,以及它工作所需的媒介。

6.最好的报复方法便是勿效法敌人。

7.只可在一件事上取得快乐与安息——行善又行善,全心地想念着神。

8.控制一切的“理性”,能自动亦能转变,能随意使自己成为任何形状,亦能使任何发生之事物,好像即是它之所愿望的。

9.每一件事物之完成,都是按照宇宙的自然之道的。因为一定不是按照任何其他的一番道理而完成的,既不可能是包涵着宇宙之外在的道理,亦不可能是被宇宙包涵在里面的道理,更不可能是这两者之外的独立的道理。

10.宇宙或是一团混沌、杂乱无章,或是一个单一体,有规律、有主宰?如果前一说为是,为什么我会愿意居住在这样的偶然的混乱里面呢?除了终归有一天要“归于尘埃”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事,值得令我顾虑呢?为什么要烦恼呢?无论我要如何,终归是要有一天归于幻灭。如果后一说为是,我只好虔诚礼敬,脚踏实地的信任那控制一切的力量。

11.当你的环境好像是强迫你烦恼不安的时候,赶快敛神返省,切勿不必要地停留在那不和谐的状态之中。不断地返回到内省和谐的安静,你便可得到更大的控制力量。

12.如果你同时有一个继母一个亲娘,你会相当地孝顺你的继母,但是你会时常地投入你的亲娘的怀抱。朝廷与哲学现在便是你的继母与亲娘。要时常地回到亲娘那里去获得你的安宁,这样你便可以较能容忍你的朝廷生活,你的朝廷生活也可以较能容忍你。

13.膳食是罗列当前的时使,我们不免要想,这是一条鱼的尸体,这是一只鸟或猪的尸体;这白葡萄酒不过是一束葡萄的汁浆,这紫袍不过是在蚬血里染过的羊毛;所谓性交,亦不过是体内的消耗和一阵阵的分泌黏液而已——看穿了一切事物的本来面目,不过如此,你一生便该永久保持这种警觉,一切事物都好像是非常美妙动人,要把它们剥得赤裸裸的,看看它们真实的可怜相,剥去它们的传统的尊严。因为外貌最善骗人,你自以为正在从事有价值的事情的时候,你是在受骗最烈。无论如何,想一想克拉蒂思①关于赞诺克拉蒂斯②所说的话。

14.有些个东西忙着出生,有些东西忙着消逝,有些正在出生的东西,其中某些部分则同时已经凋谢。流动变迁使得这个世界常新,恰似那永无间断的时间的进行,使得万古常新。在这川流不息之中,一切的东西都从我们身边旋转飞过,不得片刻停留;其中有什么东西值得令一个人那样珍视呢?那和一只身边掠过转瞬消失的麻雀发生恋爱毫无异致。事实上,一个人的生命本身只是血气的蒸发和空气的吸入。我们每一刻都在吸一口气到肺里然后又吐出来……人生亦然,昨天或前天你在生时禀受了吸气的本领,有一天你又把它放回到他原来的地方。

15.我们所该宝贵的,不是内部蒸发作用,像植物所有的那样;也不是呼吸作用,那时我们与牛羊野兽所同有的;也不是经由感官而获得的印象,也不是我们被冲动所牵引有如傀儡一半,也不是我们的合群的本能;也不是我们营养的需要,因为那不过是排除我们的食品的废料。那么该宝贵的是什么呢?鼓掌吗?不,也不是喝采,因为大众的赞扬正无异于鼓舌,所以无聊的名誉是不值一顾的,还有什么可宝贵的呢?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的举止动静,应以我们自己的生活体质所需要的为限,一切的职业与技艺均应以此为目标。因为每一种技艺的目的便是,每一件东西之制作必须适合于其所预备担任的工作——种葡萄的人之照顾葡萄;驯练马的人、养狗的人、都是如此,照管儿童与教育方法,也是抱着这样的目标;可宝贵的东西即在于一旦你有此决定,你将不再另有他求。你不能停止珍视其他许多东西吗?那么你便不能获得自由,也不能知足,也不能不被欲念所动。因为你必定是要充满了艳羡嫉妒之情,猜疑那些能夺去你这许多东西的人们;对于拥有你所珍视的东西的人们,你也不免要动阴谋邪念。简言之,一个人如果还需求那些东西,其心理必定不能和谐安宁,而且有时还要抱怨上天。但是如果你珍视你自己的心灵,则必然能怡然自得,与人无争与天神和谐;换言之,感激上天的一切给予与安排,这才是你该珍贵的!

16.在上面、在下面,元素在团团转。但是美德的活动却不在这里面。那是些较为神圣的智慧真理,沿着一条神秘的途径安然向前进行。

17.人的行径好奇怪!一般人都吝于称赞跟他们同时的人和他们的伙伴,而他们自己却非常注意后人的赞美;所谓后人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或永远见不到的人。这与你因前人未称赞你而感到悲哀,并无二致。

18.你自己觉得某一件事颇为棘手,莫以为别人也必无法处理;不过任何事,凡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而且是合于人性的,你要认为你自己亦可以做。

19.假设在竞技场上,一个比赛者用他的指甲划破我们的皮肤,并且用他的头猛撞我们一下,我们不会抗议的,也不会生气的,更不会疑心他将来要害我们。可是我们还要随时注意他,不是拿他当作敌人,也不是对他怀着疑忌,而是善意地躲避他。在生活中人际互动里,你也应该采取同样的态度;人与人相处就像是参加竞技一样,我们须要多方容忍。躲避永远是可以办到的,既不猜疑亦不嫉恨。

20.如果任何一个人能切实地证明“我的某一想法或某一行为是错误的”,我将改过而且感激他。因为我寻求的是真理,没有人能为真理所伤害。但是一个人若执迷不悟有过不改,则真是受伤害了。

21.我尽我的责任,其他在所不愿。因为那些不过是没有生命的,或没有理性的,或误入歧途的。

22.对于没有理性的生物,以及一切情况和客观事物,你要保持慷慨仁慈的态度,因为你有理性而他们没有。但是人是有理性的,所以更要以友爱的态度待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要求助于神,不要以下述的疑问来烦恼自己:“我这样做下去还要做多久呢?”因为能这样做,只要几小时,也就足够了。

23.马其顿人亚历山大和他的马夫被死亡送到了同一境界,不是同归于宇宙之原始的理性,便是同被散播到原子群中间。

24.试想在一瞬间有多少事情发生?或与我们的身体有关,或与我们的灵魂有关;所以不要诧异,如果有更多的事物同时存在,至于存在于所谓宇宙整体内的一切事物就更不消说了。

25.如有人问你:“安东尼这个名字怎样写法?”你是不是要用力的把每个字母说出来?如果他发脾气,你是否也发脾气?你会不会温和地再把每个字母说一遍?人生亦是如此,每一项责任乃是若干琐节的总和。必须注意那些节目,摆在你前面的那些节目必须要有系统地逐项去做好,别人对你发怒而你必须沉着应付,不可报以愤怒。

26.不准许人们追求他们心目中认为适意而有益的事物,那实在是太不可容忍了!可是你因为他做错事而愤懑的时候,你就会不准他这样做。无疑的他们是情不自已地去做他们认为适意而有益的事。“但是他们是错误的”。那么,就教导他们,启迪他们,而不要愤懑。

27.死于从感觉印象中获得解放,也是从使我们成为傀儡的冲动中获得解放,也是从对肉体所服的劳役中获得解放。

28.在生活中,肉体尚未屈服而灵魂先行屈服,那是一件耻事。

29.要当心不要变成为一个恺撒,也不要沾染那种色彩,因为有那种可能性。所以你要自勉为一个单纯而善良的人,纯洁、严肃、平易、爱好公道、敬畏天神、宽厚、仁爱、勇于负责。永远要努力保持哲学所要把你熏陶成的典型,敬神而爱人;人生苦短,留在世上只有这个是唯一的收获,虔诚的性格与仁爱的行为。

【注释】①:克拉蒂斯(Crates)公元前4世纪Thebes的一位犬儒学派的人。②:赞诺克拉蒂斯(Xenocrates)是Cholcedon人,396~314B.C.哲学家。克拉蒂斯对他所说的是什么话,不详。

转载请注明:致远博客 » 《沉思录卷八》灵魂先于肉体屈服是可耻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