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绿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生活圆桌 | 喝咖啡的开销

哲思小品 致远 134℃

一杯咖啡30多块钱算不算贵?也许可以这么算:每天都要喝一杯有点贵,如果是一周喝一杯,一个月也就100多块钱。英国人每年要喝掉230亿杯咖啡,平均到每位英国成年人的身上也就是45杯,一周一杯还不到。

但是要知道,咖啡会令人上瘾,只要是喜欢喝咖啡的,没有谁能一周只喝一杯。一天多杯或隔天一杯算是对自己的奖赏。有人云:“一天中我只在两个时间喝咖啡:a.m.(上午)和p.m.(下午)。”我不爱喝茶,其实我也不适合喝咖啡,喝了之后容易饿,就会多吃。前阵子我做了个基因测试,证明了这一点。检测报告说,我的乳糖代谢能力、咖啡因代谢能力都是弱,酒精代谢能力中等。我喝咖啡主要是为了喝水,一杯咖啡中,98%的成分都是水,我相当于用那2%的咖啡去带服其他98%的水。

自己的身体不适合喝咖啡,我还是经常喝,难道是因为对咖啡因上瘾了戒不掉?在《致命药瘾》一书中,咖啡和茶都被归为“让人沉迷的食品和药物”,说骤然停止摄取咖啡因会产生戒断症状,但咖啡戒不了,主要是因为“习惯饮用含咖啡因饮料的人常在每天同一时间或前后饮用,因此,这件事本身可能已成为重要的日常仪式,改变这类仪式可能也很困难”。

如果忍不住想喝咖啡,又想省点钱,可以喝便宜的咖啡。凡·高在写给弟弟的信中说:“我这四天主要靠23杯咖啡来生活,这仍然要支付面包的费用。”想来凡·高喝的咖啡并不贵。

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在《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一书中说,咖啡于17世纪开始在欧洲普及,“咖啡作为时髦饮料不会被高雅人士独占,咖啡馆成为高雅人士和闲人的聚会地点,也是穷人的避难所”。1872年,勒格朗·杜西解释说:“法国的咖啡消费增长两倍;没有一个市民家庭不以咖啡敬客;没有一个女店员、厨娘或者侍女早餐时不喝牛奶咖啡。在首都的市场和几条大街小巷,有妇女开设的店铺向居民出售咖啡,突然你会惊奇地发现中央菜场的一个女摊贩或者一个苦力走过来要咖啡喝。可敬的主顾站着就喝,不放下背篓。最入画或最动人的场面是走街串巷、天一亮就向上工的工人们兜售咖啡的女商贩。她们背负白铁桶,遇有生意,则把咖啡倒在陶杯里端给主顾。这门生意极为成功,工人们认为这种食品比任何别的食品更实惠、更长劲儿、更有味。因此他们喝下的咖啡数量骇人,他们说自己全靠它才能顶到晚上。”

如果习惯于每天喝好几杯咖啡,选择便宜的咖啡不仅省钱,还更安全,因为便宜咖啡的咖啡因含量低,喝多了也不至于使人心跳加速、眼屎增多。据说导演大卫·芬奇说过:“即使是差劲的咖啡也比没有咖啡好。”经常喝咖啡,最好选择深度烘焙的咖啡豆,它们所含咖啡因和酸质都比浅度烘焙的低,因为烘焙时间长,有更多时间分解咖啡因。

转载请注明:致远博客 » 生活圆桌 | 喝咖啡的开销

喜欢 (0)